今天是塔利班执掌阿富汗一周年。自从美军开始从阿富汗撤军后,塔利班便开始发动对阿富汗伊斯兰共和国的进攻,短短11天之后,塔利班便重新控制了整个国家,于2021年8月15日,进入首都喀布尔,宣告了阿富汗伊斯兰共和国的终结!

  那么为什么以西方国家支持建立的阿富汗伊斯兰共和国如此不堪,社会制度改良变革到底需要什么条件?为什么有些国家实现了民主化,而很多国家却无法做到?

一、阿富汗的失败原因

  从阿富汗伊斯兰共和国的失败来看,主要原因在于以下几个方面:

1、无能的政府首脑

  阿富汗总统加尼在2021年8月15日秘密逃离阿富汗,并且携带了大量现金,据阿富汗驻塔吉克斯坦大使馆称,加尼携带的资金多达1.69亿美元。

  此外,阿富汗各省的领导也毫无斗志,比如阿富汗第四大城市马扎里沙里夫和楠格哈尔省省会城市贾拉拉巴德主动投降,塔利班在未开一枪的情况下,即占领了两省。

  反观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誓不撤退,坚守基辅。这种行为不但鼓舞了民众的士气,也稳定了军心,随后不久,乌克兰便重新夺回首都基辅。

2、腐败丛生

  阿富汗的腐败超乎人们想象。据《纽约时报》报道,美国从2002年至2021年间援助给阿富汗的重建资金中,只有12%真正落到阿富汗政府手里,而其他的钱,一部分落入了阿富汗的商人手中,一部分落入了政府机构的高官口袋,还有一部分落入了美国的国防承包商手上。

  从阿富汗政府的重建开始,很多战争时期的军阀摇身一变,便成为政府和军队的高官,而美国的重建资金,则很多流向了这些人的个人钱包,比如军阀出身的古尔·阿迦·谢尔扎伊,曾担任阿富汗坎大哈省的省长,之后改任阿富汗边境和部落事务部长,而他的家族则承包了坎大哈美军基地的物资供应,而其弟弟则控制着坎大哈的机场。

  而2008年的另一项研究表明,40%拨付给阿富汗的资金花费在雇佣顾问等各类机构上,有些为美军提供顾问的企业仅仅只有一名雇员,而许多美军的国防承包商同时拥有美国政府背景。

3、民生凋敝

  根据调研,2011-12年,阿富汗生活在国家贫穷线以下的人口比例为38%,而到2017年,则有超过54%的人生活在国家贫穷线之下。以2017年1月1日汇率换算,相当于每人每月不到31美元。

  就业岗位稀缺,就业率极低。根据阿富汗国家统计和信息管理局的数据,2020年,阿富汗的失业率高达20.8%。

  民众缺乏赖以生存的经济来源,于是大面积种植鸦片。根据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UNODC)的数据,阿富汗鸦片产量占全球供应量的80%以上。

  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出,民众从阿富汗的重建项目中获益并不多,因此对国家的支持和拥护也不足。

4、强大的外敌威胁

  塔利班武装一直是阿富汗政府最大的威胁,而国家自身实力欠缺,财政支出中一半以上需要依靠国外援助,并且阿富汗的国防仍然主要依靠美军等国外军队。

  此外,再加上凝聚力不足,民众支持度较低,在外敌的入侵之下,一击即溃!

二、那么到底需要什么条件,国家才能实现改良变革呢?

  社会制度的改良型变革需要三个条件:

1、权力受到足够的制衡

  这在发生变革的社会中是普遍现象,英国能首先实现君主立宪,是因为教会权力已经非常强大,而贵族也成为英王最主要的反对力量;苏联解体是因为解体前期,联盟中各个国家的力量已经超过苏联中央的力量,而且外部也有强大的西方力量制衡;台湾的政治改革,是因为三股力量给国民党极大的压力,一是岛内有非常积极的党外反对力量,二是美国对独裁的国民党支持度降低,三是大陆改革开放的施压。

  而反观阿富汗,其权力毫无制衡可言,是一个中心塌陷,周遭强权林立的结构。阿富汗的政府的外部有三股强大权力,塔利班武装,美国北约机构,以及各方的军阀。而阿富汗政府,则吉无能又无力,丝毫无法与周遭抗衡,因此美军一撤,就是去平衡,结构就塌陷了。

2、英明的领袖

  这点也相当重要,纵然推动变革需要权力制衡,但是如果没有英明的领袖主持变革,变革也不可能发生。

  比如《大宪章》的推行是因为年幼的亨利三世,而苏联解体是因为戈尔巴乔夫,台湾变革则是因为蒋经国。

  而如果没有英明的领袖主持,则比如《大宪章》第一次推行的失败,英王约翰签署《大宪章》后又废除,导致内战爆发,而英王约翰也病死;失败的戊戌变法,则因慈禧太后变更态度,而光绪皇帝又毫无领导能力,随后变革终止,参与变革者被清算;而伊朗的伊斯兰革命更是凸显了错误领袖的危害,1979年上台的霍梅尼,在伊朗推行伊斯兰化,建立了政教合一的国家,使伊朗变为一个独裁国家,经济与民生更是每况愈下。

  看看奥古斯都屋大维是怎样在罗马的一片混乱中建立具有凝聚力的帝国的,这是只有英明的领袖可以创造的成就,但阿富汗并没有这样的一位领袖。阿富汗的总统加尼,甚至比两千多年前的宋国国君宋昭公都要差很多,当时楚国要攻打宋国,宋国便找了墨子去说服楚惠王放弃攻宋,之后成功说服,宋国得以保全。而阿富汗总统加尼,只知道偷偷卷款跑路。

  有如此领袖,阿富汗如何能成功改革?

3、教化的民众

  这点是所有变革中最难实现的,也因此很多国家的变革最终都失败了!

  比如北洋政府的失败,这本是中国建立自由民主国家的最好机会,可惜民众教化不足,北洋政府也只能畸形地运行,最终民心尽失,随后开启了中国100年的独裁统治时期。

  而阿富汗也同样如此。根据CAREC的研究,2020年,阿富汗成人识字率仅为36.1%;女性识字率则更低,仅有21.7%。而2020年的中学入学率仅仅为39.9%。在世界银行2016-2019年的有可用数据的172个国家中,排在倒数的30个国家之中。

  如此低的教育水平,再加上长期受到极端伊斯兰主义的影响,阿富汗的民众教化绝对不足以支撑国家的民主化改革。

  综此而论,阿富汗的失败是必然的!

三、改革的建议

  我认为美国在阿富汗的重建中,过于关注对恐怖主义的打击;而且提供了过多从中获取不当利益的空间,因此,有能力参与重建的,有太多人的目标关注于牟利。

  而在教育方面的投资过少!导致重建的二十年之后,整个国家的识字率还不足40%。投入的两万亿美金如果能拿出20%,即4000万美金,给每一位通过不同阶段教育考试的人发奖金,比如通过大学教育的奖金2万美金,通过高中教育的5千美金,不出10年,至少也能培养出80%的识字人口。

  要知道,阿富汗目前的总人口也才3千多万,按照其一般人口的月收入不足31美元来计算,每个人奖励500美元,也才需要150亿。而500美元都远超过其年收入,对这些人的吸引力绝对足够高。

  我们反观日本在战后的去军事化改革,其中非常重要的一点,是日本已经实现现代化,其国民教育水平已经远高于世界大多数国家,识字率已经高于95%;日本甚至在1886年就已经规定了小学教育的义务制。这点,是日本改革成功最重要的条件,但却是日本自身构建的,并非是改革的举措。因此,也极其容易被忽略。

  而日本改革的领导者,则外有二战名将麦克阿瑟,内有明治天皇,积极促成了日本对《和平宪法》的签署,国家也迅速转向去军事化。

  不知道,美国是否能从阿富汗的失败中吸取教训。但是美国如今的政客们,充斥着越来越多的逐利者,缺乏对理想和人类未来的关注。这种趋势非常明显,不论是拜登,还是川普,无一不在掌权之时以公谋私,而真正从失败中汲取教训,则需要理想的实干者。


  全文完。

留下评论